社論-以準確理智及健全情緒理解服貿協議-逢甲住宿

【簡介】

工商時報【編輯部】近年台灣社會不論討論都更、物價、薪資、核四或兩岸服貿協議,總是流於膚淺的謾罵,卻缺乏深入的理解。然而一個社會不可能靠謾罵就可以進步 ...

【內容】

工商時報【編輯部】 近年台灣社會不論討論都更、物價、薪資、核四或兩岸服貿協議,總是流於膚淺的謾罵,卻缺乏深入的理解。然而一個社會不可能靠謾罵就可以進步,若不詳實理解而隨風起舞,實枉為知識份子。 我們以近日最受外界關注的《兩岸服務貿易協議》為例,此前多數人對貿易的理解大多是貨品貿易,較少人注意服務貿易這件事。事實上包括觀光、航運、專利、商標、電信、金融、營建等服務,也可以輸出賺取外匯,當國人提供上述服務給外國人時,這就是服務輸出;反之,當國人接受外國人這些服務時,即服務輸入。例如,每年台灣湧入大批觀光客,他們在台灣住宿、餐飲、購物等消費活動,即是我們所說的服務輸出,再如過去台灣的榮工處到友邦幫忙修橋舖路,也是屬於服務的輸出。 三、四十年來,美國雖總以貿易赤字逼迫他國匯率升值,但他們鮮少提及自己服務貿易享有高額順差這回事。以2012年而言,他們服務輸出高達6,210億美元,遙遙領先排名第二的英國2,800億美元。依世貿組織的資料,同年台灣服務輸出490億美元,排名第25,而韓國1,100億美元,排名第13。 美國服務輸出是全面性的,金融、航運、專利、觀光及電信等服務輸出,都為他們賺取可觀的外匯,而韓國近年來在航運、海外營建也大有收獲,因此服務輸出全球排名扶搖直上。反觀台灣十年前僅落後南韓4名,如今竟已落後12名,這些年台灣若非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,服務輸出排名恐已落在30名之外。 亞洲四小龍的服務輸出,就屬台灣表現最差。2012年香港服務輸出1,230億美元,新加坡1,120億美元,這說明台灣在服務貿易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,台灣必須提升觀光、航運等服務業的層次,才能迎頭趕上。與此同時,若能爭取大陸廣大的市場,將有助於我國在服務貿易的表現,這就是為何要簽署兩岸服貿協議的原因。簽了這些協議,彼此互惠,這本是各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(FTA)所追求的目標,其間確實有人將面臨市場開放的競爭,但也有人將獲得更好的待遇,持平而論,我們如果連開放大陸服務業都害怕,那麼面對服務業大國美、歐、日,我們該怎麼辦? 事實上,今天許多反對兩岸服貿協議者,他們並不擔憂與美、歐、日洽簽自由貿易協定,這是因為他們總是從悲觀的角度思考兩岸問題,總認為人家有圖我之陰謀。昔年當日、韓西進搶得先機之際,台灣還在戒急用忍、積極管理,終致大陸市場優勢拱手讓人。 統計數字可以幫我們理解這個經濟問題。台灣早年在大陸進口市場占有率一直遙遙領先南韓,以1994年∼2000年而言,台灣在大陸市場占有率高達11.3∼12.2%,而南韓僅6.3∼10.3%,但此後台灣占有率逐漸下滑,而南韓扶搖直上。今天許多人都憂心台灣對大陸出口比重太高,實際上該憂心的是台灣在大陸市場占有率已降至7∼8%,大陸廠商生產所需原材料已不再仰賴台灣。 長期以來,不少人擔心台灣出口過度集中於大陸,惟從台灣在大陸市場占有率逐年下滑就可以明白,台灣今日之憂,不在於對大陸出口成長太快,而在於對美、歐出口太弱,該加強對美、歐出口,而非自我削弱在大陸的競爭力。看看南韓十年來對大陸出口依賴度已由12%倍增至25%,幾已追上台灣,人家對大陸依賴這麼深都不害怕,我們又何必杯弓蛇影,自己嚇自己?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次日,北平報紙大幅報導,國學大師錢穆當時任教於北大,他敘述當時北平沿街上擠滿大學生、中學生喊著口號、舉著標語,一路所聽到的盡是「寧作刀下鬼,不為亡國奴」。對於學子們的反應,錢穆於課堂上慨嘆:「我沒有看見一些屬於奮發正面進一步的話,青年的反應,外面是慷慨激昂,裡面卻是淒涼慘澹。理智不準確,因而情緒也不健全。」他說:「瀋陽是中國的土地,日本何得無端攫取,中國青年似乎不覺其可憤慨或可羞恥,而只認其為一種危險與壓迫,…,若有一個人僅為避免餓死而振作,試問此等振作前程何在?」 看看3月18日佔領立法院的學潮,部分學生於國會殿堂喝酒、抽菸、拆立院匾額等種種行為,實在可悲。借錢穆一席話,這些人外面是慷慨激昂,裡面卻是淒涼慘澹,理智不準確,因而情緒也不健全。我們一向主張嚴肅檢視政府政策,學生們有熱情關心國事是好事,但也該對所抗爭的議題有起碼的理解才對。但試問本次抗爭者有多少人了解服貿協議內容?有多少人了解協議簽署前談判團隊向立院專案報告的情況?如此服貿協議豈能稱為黑箱?又有多少人明白中韓與中日韓FTA談判進度已有後來居上之勢,兩岸服貿協議審議若一再延宕,屆時即使通過恐已時不我予。思及此,學潮的正當性何在?我們籲請學生速返校園,多讀書多培養準確的理智及健全的情緒,日後以之關心國事才是社會之福。 中時電子報關心您:吸菸、喝酒過量,有礙健康!